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常山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1 23:11:2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常山白癜风医院,甘肃能治白癜风的西医,上海白癜风遗传么,云南如何治好白癜风,富裕白癜风医院,津市白癜风医院,光山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童书选择如买鞋,尺码很重要,这个尺码就是分级

分级阅读,究竟有没有必要

光明日报记者 郑晋鸣

“全民阅读,儿童优先;儿童阅读,科学引领;分级标准,合力打造。”在刚刚闭幕的第七届江苏书展上,京、沪、江、浙全民阅读办共同发布《中国分级阅读苏州宣言》,提出根据国情自主打造中国儿童和青少年分级阅读标准和测评体系,让分级阅读助力少儿健康成长。

童书市场浩如烟海,在书封显著位置标明适宜儿童阅读的年龄段为家长选书提供指示,已不鲜见。然而除去选书指导,分级阅读究竟是什么?在有关儿童的阅读和教育中,需不需要全面推行分级阅读?分级标准又该如何制定?

7月20日,湖北襄阳,孩子们在图书馆内看书。杨东摄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少儿阅读不再“盲人摸象”

“我儿子今年4岁,一直想给他买点少儿读物,培养他的阅读兴趣和阅读能力,但我转了几圈都没找到合适的图书。”在江苏书展精品图书销售平台前,正在为儿子选书的刘艺宁告诉记者,现在的少儿读物种类太多,分类太杂,实在不知道4岁的孩子应该读什么书。

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图书市场上针对少儿的图书多达15.28万种,市场占比超过23.5%,书目品类繁杂,让人眼花缭乱。如何选择适合自家孩子阅读的书籍,普遍困扰着家长。为了解决这一难题,7月13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指导下,京、沪、江、浙全民阅读办联合发布《中国分级阅读苏州宣言》,再次强调“分级阅读”概念,提出通过建立符合中国国情、适宜中国儿童与青少年的分级阅读标准和测评体系,引导少儿科学阅读、智慧阅读。

“所谓"分级阅读",其实就是按照少年儿童不同年龄段的智力和心理发育程度为儿童提供科学的阅读计划,为不同孩子提供不同的读物,提供科学性和有针对性的阅读图书。”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副总编胡萍认为,推行分级阅读,在童书上标明儿童阅读适合的年龄,或者提供分级阅读书目,能让家长和孩子在面对琳琅满目的图书时不再手足无措,方便他们更好地选择。

童书分级争议仍存

“分级阅读是一个很科学的观点,是针对孩子在不同年龄段身体、智力、知识的不同情况而提出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表示,不同孩子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其阅读能力与阅读需求各不相同,符合孩子年龄心智特点的图书,才会让孩子的阅读更加有效。

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年馆馆长王志庚也认为,成人在为孩子提供阅读服务时应当让少儿和书对等地联系起来,在合适的阶段推荐合适的内容。“选对了分级,能够有效促进孩子阅读水平和理解能力的提升;勉强让孩子读不适合本年龄段的童书,孩子不能理解内容的话,则可能会挫伤其阅读的积极性。”

分级阅读的好处显而易见,但也有不少人认为,阅读是一种个人体验,标准化反而会扼杀孩子的阅读积极性。

“在阅读上给孩子设限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不如放手让孩子自己去选择喜欢的读物。”在图书馆工作的彭琳告诉记者,她的儿子自幼对心理学感兴趣,小学时就开始读心理学方面的专著,现在是北京大学心理学的博士生。“每个孩子的接受能力不同,不能让统一化的标准限制了孩子的发展。”

对此,胡萍认为,分级阅读应该是一种参考、一种选择书目的依据,而不是硬性标准。“分级也好,不分级也罢,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孩子学会阅读,享受阅读。”

分级标准应扎根“中国土壤”

据了解,我国目前采用的分级标准是从西方国家借鉴而来,多按年龄笼统分级,以0~12岁的孩子为阅读主体,分别给出0~3岁、3~6岁、6~8岁、8~12岁这四个年龄段儿童的阅读推荐书目。“分级标准是分级阅读的关键。”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出版人白冰告诉记者,这种基于对儿童读者年龄的分级简单而粗浅,带有很大的主观色彩,不是以儿童阅读能力为基准的科学的分级。

对此,白冰认为,阅读涉及心理、认知、教育评估等诸多学科,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不能简单移植国外标准,中国的分级阅读体系要基于中文的研究。因此,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版分级阅读标准,是专家学者面临的核心问题。

“一个人的阅读能力与年龄无关,真正的分级阅读一方面是对阅读的内容做分级,另外一方面是对阅读的能力进行分级,两者之间相互关联。”悦好教育董事长徐小健提倡按照孩子的认知、学习能力来分级,儿童通过测评以后,再推荐与其阅读能力相匹配的阅读内容,同时智能安排进阶的阅读内容。

据悉,目前不少电商平台凭借其大数据分析的优势,已经对分级阅读进行了有益探索。以京东商城为例,其推出的“陪伴计划”就是基于育有孩子的家庭,将童书贴上近百种标签,以年龄和性别维度将用户、商品、内容精准匹配。

“分级阅读应该是阅读上的"拐杖",当你掌握的时候就可以丢掉了,所以分级阅读不是按部就班的,应是灵活应变的。”胡萍认为,将合适的书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方式传递到少儿手中,让不喜欢阅读的孩子喜欢上阅读,让不会阅读的孩子学会阅读,让阅读有困难的孩子跨越阅读障碍,才是分级阅读的意义之所在。

“让孩子真正拥有自己的书”

——专家学者热议中国版分级阅读

作者:郑晋鸣 孙好 周亮

如今,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阅读观念日渐深入人心,年轻家长们也愈加重视孩子们的阅读问题。但是,面对形形色色的少儿读物,家长们往往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选择。因此,童书分级阅读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呼声之中,也存有一些类似“有无权威分级标准”“细化阅读是否必要”的争议。那么,分级阅读有无必要?如何进行分级才能更有效?对此,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请他们谈谈对于分级阅读的看法。

北京王府井书店内,一对父子边看书边交流。朱嘉磊摄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分级阅读有助于童书市场健康发展

“分级阅读能够对儿童图书市场的健康发展形成逆推效应。”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王小锡认为,目前我国图书市场儿童读物数量庞大、种类繁多,但由于部分出版商片面追求利益,忽视儿童需求,导致童书市场混乱,好书难觅。“将童书分级有助于童书市场规范化、专业化。”

“分级阅读符合儿童成长规律,也对出版单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王小锡说,分级阅读实施后,出版商只有适应时代变化,编写适合不同儿童、符合其成长规律的图书,才能占据市场。

那么,按年龄对童书进行分级是否合理?王小锡表示,已有研究表明,一般情况下,年龄与儿童的接受能力是存在正相关性的,按年龄分级有理论依据,而且从我国国情出发,可操作性强。“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为例,应该从小开始,根据幼儿思维特点,按照儿童接受规律,从幼儿到成年,循序渐进,分阶段设置相关教育书籍,逐步了解,才能让这一精华"深入骨髓"。”

“按年龄分级不是教条的,家长、学校应该从孩子实际情况出发做出适应性调整、与时俱进,出版、教育、图书馆等各界力量也要联合发力,让孩子真正拥有自己的书。”王小锡说。

分级标准不必固定

“分级阅读是一个科学研究的过程,要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标准,然后再推广,而不是简单地按照年龄划分童书等级。”江苏师范大学语言能力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杨亦鸣认为,不同年龄段的小孩对图片和语言的理解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对此,他建议,可以根据书中词语的词性、词频进行划分。“对于阅读量低、阅读能力不足的孩子,所读内容的语言应该是轻松的,使用的词汇和文字也应有一定程度的量的限制;而那些阅读能力和理解能力较强的孩子,就可以适度读一些词汇较多、词义较复杂的书。”

此外,杨亦鸣建议,分级只是一种“导航”,标准不能固定,更不能卡得过死。“首要目标就是要划出"少儿不懂""少儿不宜"等红线,红线之上的作品,没必要再进行分级。”在他看来,“跨级阅读”并不是一件坏事,对于许多有天分的孩子,完全可以读一些超越他们年龄范围的“长篇大作”,这对他们只会产生积极的影响。例如古今中外诸多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都曾在少年时期读过不符合年纪的厚重文学,而这些经历促使他们更好地理解“真善美”、创造出一部部旷世佳作。“太过拘泥于所谓的"标准",反而会降低孩子阅读的兴趣,阻碍他们的发展。”

分级阅读需要家校合力

“童书选择如买鞋,尺码很重要,这个尺码就是分级。”南京大学教授、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长徐雁认为,学前阶段是儿童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也是儿童阅读的最敏感期,此阶段分级阅读尤为重要。而儿童的脑发育第一阶段为图像阶段,因此对学龄前儿童来说,最好的阅读材料是图画书。

对于父母来说,要培养“书香宝宝”,应当构建“家庭阅读”的书香氛围。“儿童分级阅读,父母要有分级分工意识。”徐雁从分级与分龄阅读的研究中总结了一个简单的原理:认字读书要靠妈妈,作文学业要靠爸爸。只有父母从“上游、中游”分工引导,孩子阅读能力才会出现1+1>2的效果。

“除了家庭阅读,"书香校园"建设也很重要。”徐雁补充说,学校可以通过打造个性阅读场馆、推荐分级阅读滚动书目、建设网上测评机制的方式,激发儿童读者的阅读兴趣,指明阅读方向,同时也设下阅读过程中的“防护栏”,为儿童打造一个自主、合适的“书香校园”。

中国童书分级阅读溯源

作者:郑晋鸣 冯简

暑假期间,各大书店里满是带着孩子选书购书的家长。面对琳琅满目的图书,如何选择成为困扰家长们的普遍难题。正因如此,“童书分级阅读”的呼声越来越高。

其实,关于童书分级阅读的说法并不新鲜。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台湾地区为推动儿童阅读计划,推广了分级阅读这一做法,颇有成效。进入21世纪后,分级阅读逐渐进入内地出版界和部分专家、学者的视野,涌现出一些分级阅读研究机构和专家,并在不同领域和不同范围内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

第七届江苏书展上,两名小读者在挑选喜爱的读物。光明图片

2008年,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成立,成为内地首个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研究中心,针对儿童分级阅读的内容选择和评价标准,率先研发推出“两个标准”,成为首例获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保护的阅读标准。

2009年,接力儿童分级阅读研究中心成立并推出中国儿童分级阅读参考书目。该书目以0~3岁、4~6岁、7~8岁、9~10岁、11~12岁五个年龄段儿童的心智发展水平和阅读欣赏水平为指标,并且参考国内外儿童文学奖项和国内外的其他各种推荐书目等。

2011年,在国务院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中明确提出,推广面向儿童的图书分级制,为不同年龄儿童提供适合其年龄特点的图书,为儿童家长选择图书提供建议和指导。但文件并未对“分级制”提出更详细的方案。

2016年,内地首个少儿分级阅读研究院在江苏南京成立。目前,国内大多数儿童出版社都做到了分级阅读,但分级标准不一致,主要是按年龄段来区分。

2017年7月,第七届江苏书展在苏州举行。书展组委会共提供了适合青少年阅读的图书1.8万种,举办了面向儿童和青少年的阅读活动100多场,京、沪、江、浙全民阅读办共同发布《中国分级阅读苏州宣言》,倡导“全民阅读,儿童优先;儿童阅读,科学引领;分级标准,合力打造”。《宣言》为深入探索、大力推广儿童分级阅读,继续探索适宜中国儿童与青少年的分级阅读标准和测评体系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有益的探索。

国外分级阅读的探索

光明日报记者 郑晋鸣整理

法国:蓝思分级法

蓝思分级法主要通过图书的语义难度(词汇)和句法的复杂程度(句子长度)来衡量一个出版物的难易程度。蓝思是一个难度单位,读懂一本初级的幼儿读物与读懂一本百科全书之间的差距的千分之一被定义为一个蓝思,最高分值是1700L。蓝思分析系统先仔细考查与整体阅读理解力相关的各项元素,如句子长度、单词出现的频率等,再通过计算机程序计算,确定一个出版物的难易程度,并将出版物的难易程度划分为0L至2000L,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阅读水平来进行测试,选择相应分值的书籍。如今,国外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这一分级法,越来越多的产品(图书、期刊、报纸、文章等)都标注了难度分值,以便读者选择合适的读物。

美国:A-Z分级法

A-Z法则看重图书的内容、深度、印刷等主观要素,将图书按A-Z分为26级,采用电脑软件和专家分析相结合的办法,测试标准的主要因素包括:词汇数量、高频词汇数量与比例、低频词汇数量与比例、句子长度、句子复杂度、句义明晰度、句式、印刷规格、每页词汇数、插图信息量、思想深度、主题熟悉度等。

俄罗斯:以年龄段、年龄点和就读年级三种方式分级

俄罗斯图书通常以年龄段、年龄点和就读年级这三种方式分级,比如在俄罗斯的儿童图书专柜,很多图书标明0~6岁,代表该图书适合0~6岁年龄段的儿童。此外,很多书上只会标明0+,3+,16+,18+等年龄点。0+代表适合所有人群,3+代表不适合3岁以下儿童,16+代表有限制级内容,18+则就可能包含成人内容了,不适合18岁以下人群阅读。对于中小学生,俄罗斯还具体按学生所读的年级区分出阅读内容。比如1年级读物,2年级读物等,以此类推。

澳大利亚:将书籍的限制传播分为四大类

澳大利亚的书籍被分为不限制传播、限制类别一传播、限制类别二传播和禁止传播这四个大类。不限制传播类书籍又分成两个小类,完全不限制传播以及不建议15岁以下读者阅读。由于澳大利亚各个州的法规不尽相同,很多出版商常会根据各州不同的规定发行不同版本的书籍,以满足不同州法律的规定。

《光明日报》( 2017年07月22日 05版)

作者:2017年07月22日 05版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潍坊治白癜风的偏方